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容貌

逛吃逛吃 河南新乡美食散心小游记

发布时间:2018-09-07 18:33:39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说到河南美食,估计除了烩面和胡辣汤大家就再也想不起来别的了,对于我来说同样也是这么认为的,和川菜、粤菜相比豫菜实在是没啥存在感,但是这次新乡之旅后确实有了一个认知改观,原来豫菜还是一个挺有历史的菜系。故事还得从两个星期前说起,因为工作上的一些变动正好没事,前同事&挚友子腾同学邀请我去他老家——新乡玩两天,号称是带我品尝一下新乡美食和豫菜,带着怀疑的态度我就开始开始了这趟没目的、没商配、没任务的“三无美食之旅”了。

  8月还是学生们的暑假期间,不少家长都带着孩子出来玩,去新乡的高铁票并不好订,上午的只剩一等座了,450元的票价有些小贵,想想还是算了,下午二等座的车次只有晚上七八点钟到新乡的,时间更不合适。最终决定坐下午五点多到的Z161车次,全程需要5个小时,比高铁慢2个小时,但是时间合适,到了新乡正好吃晚饭。

  天气太热,打消了坐地铁去西站的念头,还是踏踏实实打出租车吧~走长安街,看到了许久不见的。

  出差坐飞机多,高铁也经常是南站,很少来西站,并且对西站印象也真的不好,人太多,各种乱。

  到西站的时间还早,找个吃饭的地方吧,扫了一眼还是李先生牛肉面靠谱。这李先生品牌其实背后还有故事,本身是脱胎于美国加州牛肉面,后来夫妻分手,才另立出来的品牌。菜单上推荐的坑都不小,各种几十块钱的套餐,真心没必要,我还留着肚子去新乡吃呢。就点了一碗最普通的牛肉面,25块钱,之于味道就是不难吃吧~对于机场和火车站我吃饭的要求就是干净卫生即可,味道差不多就得了。

  出门走的着急,耳机和3.5转type-c接口都没带,这一路五个小时不听点音乐实在太无聊了,找了个耳机配件店买了这个怎么看都觉得不是正品的乐视Type-C接口耳机,做工差,音质渣,不过路上最起码不无聊了。

  西站的设计真的是让人无力吐槽,设计的非常不合理,用户体验超级差,首先就是取票只能在外面取(南站可以在大厅里取),取票的地方还不好找并且窗口也不够多,取票就排了半天队。

  南站的车票上能告知候车位置,西站的就没有,还要先在大厅的列车时刻表里找到对应的候车大厅。这趟火车从北京发往昆明,途径郑州、武昌、长沙、湘潭等地,旅客是真不少。从楼梯下到站台一看,竟然是绿皮,小时候去北戴河玩都是坐这个,时速60km/h,得坐半天才能到,不过现在的绿皮今非昔比了,能开到150km/h。

  身边是一大家子,好几个熊孩子一直吵吵闹闹,根本没机会睡觉,我残念的忍过了五个小时。

  终于熬到了新乡,一下车就是浓浓的老火车站的年代感,和高铁站的现代化形成了鲜明对比。

  出了火车站打车去吃饭的地方,从出租车的价格上大家也能看到这里的消费水平了。

  红焖羊肉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新乡涌现出来的美食,简单的理解就是北京羊蝎子的羊排版本,味道醇厚羊肉鲜美。而且听说这家老板用的羊肉还是新西兰进口的,原因是内蒙的羊肉太贵了,只有北上广才吃得起,河南当地的羊肉又不太好,只能退而求其次用进口羊肉了,价格和味道找到了平衡。

  哦,对了,都忘了介绍了,照片里这位就是我的好朋友子腾,我们在一起共事多年,价值观也基本相同,所以即便后来不在一起工作了也保持了密切联系,好久不见格外亲切呀。

  一夜无话,第二天就正式开始新乡美食之旅了,全天的行程就是在新乡市内品尝特色美食,再四处逛逛这个颇有历史的小城。先给大家普及一个知识:新乡古称牧野,历史非常悠久能追溯到夏商时期,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在新乡都有遗址留存,牧野之战、张良刺秦、陈桥兵变等重大历史事件都发生在这里。新乡市在建国初期还是平原省省会,在不断的行政划分变化中最终成为了如今河南省的地级市。

  胡辣汤是河南名片级的美食,做法是由多种天然中草药按比例配制的汤料加入胡椒和骨头汤最终成为胡辣汤,汤里还有面筋、粉条、黄花菜、木耳、肉片等配料。吃起来有一点像没有酸味的酸辣汤,但是味道要更加厚重,属于吃起来就欲罢不能的那种。我们选择的是新乡有名的费记胡辣汤,又要上了5块钱的饼,沾上胡辣汤后滋味十足,吃起来特别过瘾。

  吃饱了喝足了,子腾接下来带我去新乡逛逛,我一直觉得去公园里看晨练的人群是了解一个城市人文的好方法,所以第二站的目的地自然就是新乡市中心的人民公园。全国很多城市都有类似这样的公益性公园,公园里也没啥特色,主要就是为市民提供休闲健身的地方,看老年在这里运动健身,小朋友在这里玩耍,就能感受到这个城市的活力。

  公园总面积736亩,水面面积110亩,而这些水域并不是人工湖,而是卫河。卫河是海河水系的支流,发源于山西太行山脉,流经河南新乡、鹤壁、安阳,沿途接纳淇河、安阳河等,再流经山东临清入南运河,至天津入海河。扯远了,公园内的湖心岛其实就是当年新乡人民治理卫河挖淤泥堆积而成的,这和景山公园是挖太液池形成的有点类似。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我和子腾闲聊天,新乡作为一个小城市节奏要远远比大城市慢得多,我从短暂的接触能感受到人也是很友善的。子腾说新乡公交车让座是非常普遍的事情,这很好理解,没有那么大工作压力的年轻人更容易给老人和小朋友让座,我也看到马路上的共享单车排放的比较整齐,这点确实比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要更好一些。

  不知不觉上午就过去了,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子腾把我领到了苏玉梅奶酪。这里有两样非常有特点的食物,一样是奶酪一样是朝鲜面。而在新乡其实还有一家更有名的苏记奶酪,其实两家本身是一家,苏记是苏玉海(苏玉梅的哥哥)开的,子腾认为苏玉梅家的朝鲜面更好吃。

  奶酪是名不副实的食物,叫冰酪更贴切,其实是一种变种的刨冰,做法是牛奶冻起来后刨冰加上巧克力、葡萄干、红豆、黄桃等配料,夏天吃起来还是挺爽的,就是冰稍微有些多,吃起来比较扎牙。朝鲜面是脱胎于朝鲜冷面,不过味道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味道是新乡特色的酸甜辣,简简单单的辣椒油、糖和醋调出来独特的味道,属于越吃越停不下来的味道。

  吃完饭我和子腾继续在新乡闲逛,胖东来估计不是人都听说过,绝对是传统百货领域的一个商业传奇,依靠超级好的服务也在新乡取得了成功,甚至新乡当地商会需要限制胖东来的营业时间才能保证其它商城可以存活下去。虽然新乡的历史能追溯到很久远,但是在近几百年的明清时期却不是重要城池,所以没有太多的古城建筑留下,上千年前的建筑也就剩下遗址了,城里的关帝庙算是少数有历史感的地方了。

  不仅是人民公园里有卫河流过,新乡还有专门的卫河公园,该公园初建于1924年,是为纪念辛亥革命时期追随孙中山参加革命直至牺牲牺的暴质夫、张宗周二位烈士修建的,原名为“暴张花园”,它是新乡市最早的园林公园。解放后成为“人民公园”、“文化公园”,后来之所以又称为“老公园”——相对于上世纪60年代新建的“新乡市人民公园”而言。

  和绝大多数的中国城市一样,新乡也有新区和老区之分,老区虽然相对有年代感略显破旧,但是却聚居了更多的普通新乡市民。当然商业街有中老年喜欢的传统商业街,也有年轻人喜欢的类似三里屯感觉的东方文化商业步行街。

  牧野公园有着新乡最大的广场,当天有点下毛毛雨,没能看到数千人跳广场舞的盛景。我闲着没事查了一下对面河景房的价格,也起七八千块钱一平米,能有这样的环境,只能感叹北京的房价真是高呀。

  又到了晚饭时间,子腾带我去了志兴单锅烩面,烩面其实非常能代表传统豫菜,所有的味道全凭一口汤来维持,这点和日本的豚骨拉面非常类似,羊骨、羊肉加上几味中药熬制出了烩面的鲜味,配上类似陕西裤带面的面条,又好吃又过瘾。

  吃完饭继续在新乡的街道上遛弯,经过当地的剧院看到豫剧《蔡文姬》5元的票价真是有点五味杂陈,传统的东西在这个年代真是难遇知音。新乡的夜市文化还是挺发达的,北京在各种治理后已经没有这样的夜市了,只有簋街这样的地方了。

  吃夜宵的地方选的是小案板,主营是各种凉菜,三五好友在这里搞点啤酒吃点凉菜是很惬意的,爽口的凉菜配上蒜汁吃起来还是很有滋味的。这家店最初就是非常接地气的卖捞面条的,后面经营的越来越好变成了综合性的餐厅,店内也有烧烤,不推荐,真心不太行,还是吃凉菜靠谱。

  今天我和子腾将离开新乡市区,驱车前往长垣县,那里有正宗的豫菜和烹饪博物馆。早点就是子腾家楼下一家胡辣汤,不同的是我今天喝的是胡辣汤和豆腐脑混合的“两掺”,也是挺好喝的,饼则是发面的油饼,比昨天的费记更入味。

  子腾今天搞来了一台非常拉风的通勤车,一辆上一代改装牧马人(代号JK),牧马人可以说是美式汽车文化的最好代表,出厂时只是一辆半成品,车主可以在外观和性能取向上再进行进一步改装,但是这车开起来就没看起来那么美好了,2.5寸升高外加换了将军的MT5泥地胎,在铺装路面上行驶特别难受,悬架颠的要死。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程,我们终于来到了长垣县,来吃的是有近100年历史的筱梁春老字号,这家餐厅是由长垣知名厨师世家“刘家班”经营的,主营的就是各类传统豫菜和长垣特色菜。说到豫菜大家可能都很陌生,其实豫菜是脱胎于宫廷菜和官府菜,新中国建立后也把豫菜设为国宴招待,可以说有点高大上不接地气,所以现如今在不断演化中也就失去了群众基础。

  当地特色的河南蒸菜,以各类蔬菜叶为主,辅以食盐、蒜汁等配料,吃起来没啥特别的,主要是大鱼大肉后用来解油腻的。

  我们都知道葱烧海参是鲁菜的代表菜之一,其实同样也是豫菜的特色,地处中原的河南没有新鲜的海味,能长期储存的干海参自然就成为最合适的海鲜食材了。至于味道我个人觉得一般,可能是餐厅的海参食材不是太好,但是酱汁还是挺好吃的。

  扒广肚是河南传统名菜,千年以来均属珍品之列,广肚是由鱼鳔加工制成的食品,制作时用上好的奶汤小火扒制而成。吃起来首先是软而不烂,非常适合老人牙口不好使用,蜂窝状的广肚吸足了汤汁,鲜美异常,但是吃几块就容易腻口。

  糖醋鲤鱼焙面绝对是网红菜,在《舌尖上的中国》和《一九四二》电影里都有露出,糖醋鲤鱼本身没啥特色,但是焙面的加入就让这道菜不管是视觉上还是味道是增加了一个维度。焙面的制作其实不复杂,就是用龙须面在锅里干烘而成,主要是费工,吸饱了糖醋汁的焙面非常好吃。据说袁世凯特别爱吃这道菜,为了满足他的要求,厨师们挑选上好的黄河鲤鱼,为了能够吃饭新鲜的,将从黄河里捕捞的鲤鱼专门放到猪油里面,再转运到京城中。

  炸八块,又名八块鸡,顾名思义就是一只鸡分割为八块然后炸制而成,配合上椒盐主要吃的是咸鲜口,味道和街边的炸鸡类似。

  吃过午餐我和子腾来到了位于长垣的中国烹饪文化博物馆,我个人是真没想到在这么偏远的县城还有这么宏伟的博物馆,而是并不收费,只需凭借身份证换取门票。博物馆总面积5400平方米,分为五个展厅,分为以历史发展、味觉艺术、烹饪科学、筵席艺术、烹饪大师五个方面进行展览。

  最初的原始人就谈不上啥烹饪了,茹毛饮血生吃肉,有了火烤肉才开始有了烹饪的概念。

  张骞出使西域不仅是文化交流,同样也是食物的交流,把西域的胡瓜、胡豆、葡萄、核桃、大蒜、胡椒等食物带到了中原地区。

  鉴真东渡同样把不少中国的食物带到了日本,当然更多是把中国饮食文化传到了日本。

  长垣是我国的厨师之乡,最初的历史源于春秋,成于唐宋,兴盛于明清,辉煌于现代。如今河南长垣从事烹饪工作的专业厨师达30000余人,不仅全国各地有长垣的厨师,还遍布全球各地46个不同国家。

  并且为诸多名流服务,例如:慈禧太后的面点师李成文,清官大内御膳房厨师牛清连,宣统皇帝的御厨宋登科,黎元洪的专厨赵进业,袁世凯的专厨翟河田、付长山,李鸿章的专厨陈发科,鹿仲麟的专厨王宗武,民国时期张学良的专厨乔久禄,冯玉祥的专厨王锡云,闫锡山的专厨左保德,韩复榘的专厨王景云,杜月笙的家厨李瑞聚,热河督军司令姜桂题的专厨王景春,毅军司令米振标的专厨尹进才等,均是长垣人。

  新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也选择了长垣厨师——侯瑞轩,侯大师还无数次的为国家领导人设计制作国宴。曾接待过伊莉莎白二世女皇、克林顿、叶利钦、明仁天皇等数百位国家元首。

  回到新乡已经是晚上了,又吃了一顿好吃的红焖羊肉,为这趟逛吃之旅划上了完美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