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展示

微博自媒体视频制作对微博“快手化”自媒体的现状分析——以“土味老爹”为例

发布时间:2018-09-15 00:37:16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近年来,随着电信数据传输技术的进步和移动终端上网成本的降低,限制移动端短视频行业发展的障碍逐渐消弭,短视频行业走向火热。其中,快手平台的异军突起尤其引人注目。根据易观国际发布的《中国短视频市场专题研究报告2016》,2015年内快手平台内的播放量已达800亿,2016年2月快手总用户突破了3亿,已经成为移动短视频行业的领头羊。

  快手的前身是GIF快手,是一个Gif图制作工具,积累了众多原始的Gif图玩家,他们有着明显的特征与标签——草根、接地气、恶搞、叛逆、年轻,快手带着这种基因步入短视频行业,打出的招牌即是“低俗”定位。但这种“低俗”并非贬义,更多带着恶搞、草根、接地气的意味。当然,由于快手门槛的低下与特有的定位,其产出内容中哗众取宠、审美低下者越来越多,如喊麦、鬼步舞、社会摇等。

  这类内容在新浪微博平台上越加火热,称为“土味”视频。因而出现了一系列“快手化”自媒体,它们从快手平台上搬运短视频内容,以此吸引粉丝,并且在其中产生了许多值得研究的传播现象。笔者选取了其中最火热的博主“土味老爹”,探究微博“快手化”自媒体火热的原因。

  纵向来看,“土味老爹”的热度值变化如图二所示,在抽取的72小时中,峰值高达9.27,平均值在2-3左右。观察图二,不难发现热度值在数值1以下的时间段基本是凌晨时段,此时处于微博使用的低谷时间段。而在下午、晚上时间段内,热度一路攀升,这与微博一天内的使用率变化情况相符合。

  横向来看,笔者选取了其它四家“微博网红自媒体”来与“土味老爹”做对比,结果如上。同一时间段内,“土味老爹”的热度值甚至超过了咪蒙,与王尼玛也相差无几。与之比对的几家微博自媒体其实成名已久,早是颇有分量的“大V”,“土味老爹”在搜索热度上与之相比并没有逊色太多。而且结合图二来看,其峰值一度达到了9.27的数值,这个数值已经高过绝多数的同类型微博账号(娱乐类自媒体),可见“土味老爹”在微博端的火热。

  “土味老爹”在短短8个月内积累了225万粉丝,搜索热度与互动数也处于高位,并且增长速率明显,在微博端的影响力逐渐增加,虽然算不上人尽皆知的大V,但看得出其越来越强的流行趋势。从中也可以得出“快手化”自媒体与内容在微博上越加受欢迎与关注,并且程度在不断攀升。

  除“土味老爹”外,微博还有一批其它的“快手化”自媒体,如“土味挖掘机”、“中华土味”两个博主都有着过百万的粉丝数。这类自媒体吸引了一批年轻化的粉丝群体,并有着独特的互动模式,共同构成了一个兴趣娱乐类型的小圈子,这个圈子既有亚文化的特征,又有独特的互动传播模式,同时存在角色扮演的虚拟性与消遣娱乐的实在性。

  在组成结构上,“快手圈”的中心是博主们从快手平台搬运而来的短视频内容,这也是整个圈子的维系点。而传播内容高度重合的自媒体博主们更像是一个融合起来的传播主体,而非独立分散的传播个体,它们共同塑造着“土味”娱乐与消遣快手化内容的氛围,建立着一个共同的粉丝圈。整个“快手圈”的外围,是一个“云”状的粉丝群体——他们并不限于关注某一个博主,而是对整个快手化内容感兴趣,因而常常会同时关注多个博主。

  从以上数据可以发现,快手平台有着明显的“年轻化”特色,74.4%的用户都在24岁以下。而且在快手上,只有4.8%的北上广深用户,这些用户相比其它区域用户更具消费能力,也更有用户价值。从收入结构上也看得出,快手多以低收入用户为主。用户结构上的特征使得快手平台的内容充斥着草根、接地气、审美低下、粗鄙甚至崇尚暴力、金钱等特点,这使得微博“快手圈”的内容也充满了这样的特色。但不同的是,对于这些受快手用户喜爱推崇的内容,微博用户更多是持嘲笑娱乐的态度,以“审丑”的方式消费这些内容,由而整个微博“快手圈”呈现出“审丑”猎奇的亚文化特色。

  结合上述数据,快手化内容的生产者们多为三四线城市及农村地区的年轻人们,他们的收入水平与受教育水平并不高,因此短视频的制作十分粗糙,内容也充满恶搞与低俗趣味。这些内容于生产者而言本身就带着叛逆、猎奇又希望高人一等的心理,是不发达地区青少年亚文化的一种。这种亚文化的内容借着互联网短视频的传播方式到了“更上层”的微博用户,在猎奇心理的作用下,部分微博用户对此产生了嘲笑、以“土”为乐的心态。不同于主流人群对快手内容的鄙视,“快手圈”粉丝群体更多秉持自嘲自乐、嬉笑审丑的反叛姿态,而这同样是小众圈子内青年亚文化的一种。

  除了“审丑”的特点外,“快手圈”的粉丝群体之间、博主与粉丝间还有着角色扮演式的互动关系,这一点会在下文具体陈述。这种角色扮演的互动游戏有着半虚拟性——原本在微博这一社交平台上粉丝与博主、粉丝之间进行互动,是一种实在的社交行为,但套上了角色扮演的游戏模式后,这种互动成了虚拟的社交游戏,更像是一种娱乐行为,而粉丝们除了从“审丑”中获得实在的消遣娱乐外,同时还能在角色扮演中得到虚拟性的游戏乐趣,“快手圈”围绕内容所营造出的亚文化特色即是如此。

  在微博“快手圈”中,社交关系只存在于粉丝和博主、粉丝与粉丝之间,因为整个圈子的娱乐化特点,社交行为不避免地成为娱乐的一种,带有了角色扮演的特色。其中,博主是老师的身份,如“土味老爹”被称作“土老师”,粉丝作为学生。而突出的粉丝——如在微博评论区达到热评的粉丝、与博主互动的粉丝、受到其他粉丝赞赏的粉丝会被其他粉丝戏称为“课代表”。

  由此产生了“课堂”的情境——博主发视频被粉丝称作“上课”,在微博的评论区下讨论是“下课休息”。而且部分粉丝不只观看内容,还会模仿视频内容自主创作,创作后上传微博并@这些“快手化”自媒体博主,这种行为就称作“交作业”。同时,这些粉丝自制的内容被博主点赞或评论,就称作“批改作业”。

  这样的互动模式具有强烈的娱乐性,同样得到了极大的传播效果。它不仅使得内容传播得更加广泛,而且将“课堂”的情景传播了出去,原有的深度粉丝在这种情境里自得其乐,同时又吸引着互动较少的浅层粉丝加入进来,把粉丝们纳入情境之中。最显著的效果就是,粉丝们不仅接受、传播博主的内容,而且主动成为创作主体,这些创作内容变成情境之下的产物,划在博主旗下,进一步扩大了博主的内容来源。

  根据CNNIC发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网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民中农村网民规模为2.01亿,但在互联网应用使用层面,与城镇网民仍旧有不小的差距。而这种差距往往导致“数字鸿沟”,并在接触媒体信息、使用互联网应用方面处于弱势地位。快手平台为这些三四线城市及农村网民提供平台,有片面化、标签化甚至污名化的嫌疑,但在弥补“鸿沟”方面未也同样存在好的作用。这群网民如何往健康方向发展,仍需更广更深的互联网发展规划。

  [1]王佳媛.“低俗”定位:粉丝经济新思路——以快手视频为例[J].前沿观察,2017.12.010:22-23

  [2]高存玲. 移动端短视频APP“使用与满足”研究——以快手APP为例[J].新闻知识,2017,12,3-6

  [3]杨慧.消费文化视域中的审美趣味及其发展趋向[J].新疆大学学报,2014,42(1):125-129

  [4]汪文斌.以短见长——国内短视频发展现状及趋势分析[J].电视研究,2017,5:18-21